今天上午,中石化牛郎门造谣案开审。女处长起诉发帖网站IT商业新闻网和本网,索赔10万元。被诉网站称:自身不是适格原告,是爆料人造谣。这里的爆料人即是8月20日因恶意在网络上发布谣言被上海警方依法刑拘的傅学胜。

  对于案件本身,庭审内容会逐步披露,我们应该关注的是,打击网络谣言取得成果,但接下来该如何深化并持续?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是,傅学胜造谣,有一个重要的帮手,就是“网络水军”。网络时代,谁都有可能充当造谣者的“帮凶”,比如此次女处长起诉的这两个网站,就在这起谣言的传播中起到了某种作用。

  傅学胜花费了较小的代价,雇用水军在谣言所发布的网站上顶帖,给当事人造成巨大的困扰。如果没有“网络水军”,傅学胜以及“大谣”们不会在短期内取得如此引人关注的效果。“网络水军”没有是非观,收钱办事,发帖、顶帖、删帖,而且门槛很低,联系容易,傅学胜只花了几千元就办成此事。可以说,“网络水军”是谣言的重要帮凶,也是扭曲舆论、扰乱人们视线的巨大力量。

  所以,打击网络谣言,除了依法惩治造谣者、始作俑者外,还应该加大对“网络水军”的打击。“网络水军”最早用于商业目的,炒作、宣传企业和产品,删除对企业不利的帖子,最后发展到不择手段爆炒明星、渲染和传播谣言。无论做什么,都是不光彩的,有违道德甚至涉嫌违法,只不过程度不同而已。

  打击“网络水军”,面临着许多难点,比如水军的组织松散,分布在各地。比如其行走在法律边缘地带,即便找到了也很难绳之以法。这就需要网站、微博、论坛等平台加强技术手段,来控制和消除所谓的“僵尸粉”、“水粉”,使得造谣的门槛增高,炒作有底线,这样会让网络环境干净一些。

  同样,网络实名制既然已经推出,就应该落实。客观说,实名制推出,广大网民是要承担风险的,换来的好处,就是能在一定程度上制止谣言。如果实名制不能抑制“网络水军”,那就基本是一纸空文。风险承担了,好处却没有得到,老实人遵守,狡猾者钻空子,就说明这样的制度,没有发挥出效应来。在这方面,网络平台应该承担更多的责任,让大家意识到观点可以自由,内容必须担责。胡编乱造的信口之词已经可恨,刻意编造和炒作的谣言则应该坚决杜绝。

  当然,该案的警示还有:网站内部也应该加强管理,任何营私舞弊,联系水军收人钱财进行发帖、删帖的工作人员,都应该得到惩戒。

  打击谣言,应该是项长期的工作。傅学胜等人,只是树立了一个标尺,让人们看到什么是法律容忍的底线。在这方面,也该注意区分什么是无心之失,什么是有意造谣,严防扩大打击面,让人们对打击谣言产生反感。一切依法办事,否则很难坚持,于国于民都没有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