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是白天,村里的活动广场上多是老人带着学龄前的孩子在玩。观察了一会儿我就发现:老人们你一言我一语聊兴正浓,可那些“小不点儿”们乍来广场时很兴奋,没多久就蔫下来了,有的没情没绪地玩耍,还有的站在那儿发呆。

  驻村这么长时间,这些小朋友我认识不少,他们大都是“留守”儿童。年轻的父母为了生计大都出去打工了,一年左右的时间才能回来一次,留下老人和孩子在家。这里的孩子没有任性,只有听话。他们没得选择,因为没有机会对父母胡搅蛮缠地索要玩具、零食。每次看到孩子们清澈的目光,都会触及我心灵最深的那一片痛楚。我用相机记录了其中一个孩子怀抱新安装的健身器材,却凝视远方的样子。那眼神被我定义为“思念”。

  村里没有产业,很难留住青壮年,也就解决不了这个留守问题。我们前期帮助村里制定了“一村一品产业发展规划”,帮助村民建立了农业合作社,现在正建设大棚蔬菜基地,争取一年内走上发展轨道,两年看出经济效果,三年让乡亲们的收入有实实在在地增加。我们希望把这条致富之路走好,把村里的产业发展起来,只有这样,那些背井离乡外出打工的父母们才能回到村庄,回到这些“小不点儿”们的身边。

  驻村有时间限制,但我们的心已在村里扎了根。将来回到单位,我们也会时时关注孔寨村,尽我们的力量帮助村里把蔬菜基地发展好,让年轻的父母能在家门口挣到钱,让父母子女能长享天伦之乐。也许到那时,我这名驻村干部才能真正释怀。

  想爆料?请拨打新闻热线,登录河北新闻网新浪微博(@河北新闻网官方)或通过投稿邮箱:()提供新闻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