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头条又遇到麻烦了,放心借业务刚一推出,就遭到了自媒体人凌建平“国际投行研究报告”(微信公众号:efanin)曝光,并且公开向银保监举报其违法,并且六问今日头条创始人张一鸣。

  1、今日头条推出的信贷平台放心借,以技术服务之名,在没金融牌照、没电信服务服务许可证的情况下,有没有金融牌照?

  2、在今日头条放心借的主页下方,有宣传信贷平台的合作方,称和三家银行和消费金融机构合作的。如果是借贷中介业务,是否需要牌照吗,在工商局部门有没有备案注册?

  4、 无场景现金贷早就被严格禁止,放心借针对哪些用户群,也就是说把钱借给谁?

  5、此前,已有人因认为今日头条APP未经同意上传了手机通讯录信息,涉嫌侵犯个人隐私,将其告上法院,索赔1元并要求对方道歉,那么,放心借业务为何必须授权用户的通讯录?

  6、放心贷业务说明是需要中国人民银行的征信查询,而实际上为何变成了芝麻信用?

  对此,今日头条尚未发布公开的回应。由于该举报身份比较特殊,一方面是从业多年的资深媒体人,另一方面,他与今日头条的“互相诉讼”官司尚在进行中。

  以下是启盈门(微信公众号:maoqiying2008)独家对凌建平的文字采访实录:

  毛启盈:在你放文章前后,已正式向银保监举报了吗?如果已举报,银保监是否已经受理?

  凌建平:事实上,根据我的互联网金融知识,今日头条的这个放心借产品更多符合“网络借贷中介”的特点,应该根据银监会令[2016]1号《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文件在管理,主管部门是“地方金融监管部门”,所以我在8月26日给北京市金融管理局局长信箱写去了咨询邮件举报。北京市金融局的同志非常负责,专门给我电话回复,但认为这个产品不是P2P,更多的象是导流,而且其后端是二家持牌银行和一家持牌消费金融公司,所以应该属于银保监会监管。

  不过,我找了一下新的银保监和老的银监会网站都没有对外的公开邮箱,所以我决定用公开发表的方式公开举报,相信银保监的同志们能够看到我的文章,也相信他们和北京市金融局的领导一样,本着对人民负责的态度,对非法互联网金融作出强有力的监管。

  凌建平:这个由今日头条自己选择要哪个,二选一,然后由监管部门作出裁决。从我多年来金融研究的知识和经验看,首先这是一个非法互联网金融产品,同时也是虚假广告宣传。

  早在“2017中国普惠金融国际论坛”上,现任央行行长易纲就明确表示,凡是搞金融的都要持牌经营,纳入监管,要实现监管全覆盖。我们可以看到,今日头条自己的官方宣传中,都称放心借号称是“信贷平台”,是头条推出的“贷款服务”,而几乎所有的网上传播都认为这是今日头条的金融产品,几乎所有的借贷者都认为自己是向今日头条借钱。

  在互联网从事金融服务,首先需要向金融主管部门备案,向电信部门备案获得互联网增值许可证,还要有金融行业的特许 牌照(包括银行牌照、小额贷款公司牌照、消费金融公司牌照、支付牌照、第三方支付牌照等),而今日头条现在牌照方面几乎是“光头”,是不是有点“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味道。

  今日头条也可以退一步说自己不是金融产品,只是技术服务,事实上我觉得他一定会这么说的。因为非法互联网金融涉嫌扰乱国家金融程序,是重大犯罪。二者之间今日头条一定选择说这只是导流,只是广告宣传,只是把人家的产品包装成自己的产品宣传,那么这个就应该由北京市工商管理部门和银保监部门依法处理。

  毛启盈:你认为今日头条放心借违法,今日头条对此有回应吗?发布这篇举报信后,有没有压力?

  凌建平:今日头条每次反应都很快,都会在第一时间去公众号投诉或者发来律师信,不过这次到现在也没有反应,不知道什么情况。希望今日头条能够精确回答我提出的问题,也向监管机构报告情况。

  看过我的公号的人都知道我公号的介绍是“读书笔记,专业财经研究”,所谓研究就是客观公正,不带情感,还有就是价值观和责任,发布自己的研究,对非法金融举报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所以我自己不会有压力。对于外界来的压力,除了最近因为焦虑犯了胃病之外,我都扛得住。

  毛启盈:我们知道,此前因为报道争议,你遭到今日头条起诉,并且法院一审判你赔偿8万余?有评论认为,你有报复嫌疑,作为媒体人,你怎么看待这种说法?

  凌建平:说实话,以前根本不关注今日头条,它根本不在我的研究池。但今日头条的所作所为让我对它有所关注。我曾经有多年主管金融和TMT新闻的经历,互联网金融是我自己最有感觉的研究领域之一,今日头条发布放心借之后,多位粉丝留言问我放心借的问题,才有了我的研究成果。说明一下,没有报复,但确实是因为他们的所做作为让我关注他们,把今日头条的产品放入了我的研究池。

  在此我刚好给大家汇报一下我和今日头条的在北京和上海的二场官司进展。北京的已经提出上诉,上海的天天等今日头条来。

  关于今日头条对我的起诉和一审已经在北京海淀区法院结束,对于一审的结果我完全不能认同,并且已经向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我愿意先公开我的上诉状中的一句话:“如此审判,请问一审法院如何查明案件事实,如何认定案件事实,又如何能公正适用法律,进而公正判决?一审判决完全是自说自话,罔顾事实,无视法律,颠倒黑白,枉法裁判!”

  因为今日头条诽谤我是黑公关,当时的诽谤文章阅读数量达到55万,并且他还起诉了我,所以我已在今年5月份在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起诉了今日头条,法院第一次排期在6月23日开庭,但今日头条提出管辖权异议,要求移送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审理,法院于6月20日驳回了今日头条的异议,然后今日头条在7月13日再次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提出管辖权异议上诉。希望今日头条正视现实,尽快来上海应诉。

  比如文章中提到的通讯录问题,我在注册过程中发现需要把我的通讯录授权,那么理论今日头条可以获取我的通讯录的全部朋友电话号码,比如今日头条和几家持牌金融机构之间的合作究竟是广告导流还是分成,这需要监管部门去调合同。我在文章说已经说到不少借了今日头条钱的人发现自己的利率是日利率0.065%,相当于年利率23.4%,大家知道24%就是国家明确的高利贷,但今日头条的合作方中银消费金融的在发行ABS的时候的公开信息显示,其加权平均贷款利率只有18.73%,单笔贷款最高利率是21%,所以我怀疑今日头条是对贷款加了利率了。

  自从和今日头条打官司以来,后台收到了不少对于今日头条及其子公司的投诉,涉及到今日头条的内部问题,在山西的高管亲戚等,但自媒体不是记者,没有采访权,适当时候可以提供给有兴趣的持牌媒体去调查。

  凌建平:我的公众号写过几个文章,其中一篇叫做“独角兽,荒唐的独角兽估值”,同样适应于今日头条。我还想说的是,让没价值观的公司上市融资一定是个错误。

  在这里讲一个笑话,我觉得可能今日头条现在可能融资压力很大,为什么呢,张一鸣的律师给我发莫名其妙的律师信,我拒收退回去之后,张一鸣的律师竟然也拒绝接受,让顺丰快递承受经济损失,其实也只有区区23元人民币,说明张一鸣的律师可能没钱,假如是今日头条没给足律师费,我愿意帮他呼吁!也请今日头条付清顺丰快递的23元快递费!

  在P2P频频暴雷之际,互金业务还处于风口浪尖。诸多互联网公司非法从事金融圈钱跑路,已给这个行业造成了致命的打击。诸多血本无归投诉无门的受害者,四处奔波,已成为一个严峻的社会问题。这时候,如果银保监仍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坐视不管,可能会给行业造成更大的混乱。

  在过去的一段时间,今日头条涉黄、侵犯用户隐私等问题,给社会尤其是青少年造成了巨大的危害,也给自身品牌发展造成了巨大的困扰。今日头条到了该反思三观的时候了。

  对于银保监而言,互联网金融市场需要规范,给消费者一个安全的网络环境。因此,无论凌建平举报问题真假,都希望有关部门尽快给出一个明确答复。

  亲爱的用户,支付宝依照相关法规要求进行实名制管理、履行反洗钱职责和采取风险防范措施。为了您可以正常使用支付宝服务,您的身份信息、联系方式、交易信息需要被依法收集并使用。

  支付宝将严格保护您的个人信息,确保信息安全,具体详见《支付宝隐私权政策》。

  亲爱的用户,支付宝依照相关法规要求进行实名制管理、履行反洗钱职责和采取风险防范措施。为了您可以正常使用支付宝服务,您的身份信息、联系方式、交易信息需要被依法收集并使用。

  支付宝将严格保护您的个人信息,确保信息安全,具体详见《支付宝隐私权政策》。

  亲爱的用户,支付宝依照相关法规要求进行实名制管理、履行反洗钱职责和采取风险防范措施。为了您可以正常使用支付宝服务,您的身份信息、联系方式、交易信息需要被依法收集并使用。

  支付宝将严格保护您的个人信息,确保信息安全,具体详见《支付宝隐私权政策》。

  亲爱的用户,支付宝依照相关法规要求进行实名制管理、履行反洗钱职责和采取风险防范措施。为了您可以正常使用支付宝服务,您的身份信息、联系方式、交易信息需要被依法收集并使用。

  支付宝将严格保护您的个人信息,确保信息安全,具体详见《支付宝隐私权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