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北京2月13日电(记者商意盈、袁军宝、欧甸丘、李松)春节过后,各地招聘市场再次热闹起来。记者近日在浙江、广东、山东、重庆等地采访了解到,节后用工紧张局面再次出现,一些难以再提高工资的企业面临严峻的用工缺口,将加速产业的洗牌。

  在浙江、广东等地,外出务工人员再次出现“提前返乡迟迟归”的现象,这让不少企业主感到头疼。

  记者节后在杭州最繁华的延安路、武林路看到,不少餐饮店门前张贴着高薪聘请厨师、服务员的招工启事。武林路一家连锁餐饮店负责人张进新说:“店里本来有20多个厨师、服务员,现在上班的还不到一半。”

  而在用工大省广东,缺工也让不少企业主头疼。记者8日在南方皮质皮革工业园走访时发现,整个工业园20多家企业,仅2家开工。

  “我们正想尽一切办法招揽工人。”广东乔爱迪皮具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年前放假他已在各省张贴招工广告,现在每天跑花都的招工市场,还通过网站发布招工信息,同时发动熟人介绍,每介绍一个工人进厂可得介绍费500元。

  在一些中小城市或县城,用工紧张局面也比较明显。山东省高青县人事劳动社会保障局郑勇告诉记者,高青县的用工紧张现象已成为一种常态,“从最初的纺织行业蔓延到餐饮、建筑等行业。”

  从各地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门的统计来看,今年的招工形势不容乐观。广州市人力资源市场服务中心最新披露,广州企业春节后用工缺口为12.33万人,而福建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透露,今年大概缺工8万左右。

  面对“一工难求”的局面,企业叫苦农民工喊累,处于下降通道的企业利润无法满足农民工工资增长需求之间的矛盾凸显。

  记者在浙江、广东采访了解到,不少中小企业自2008年以来连续提高工人工资,每次涨幅都在15%左右,有的企业工人工资累计涨幅接近翻番。

  “近两年工资上涨幅度10%—15%,估计今年还得涨,工资上涨让企业日子非常紧张。”浙江闻泰通讯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肖学兵说,二期工厂一共有16条生产线,因为招不到工人,目前只开了3条生产线,缺口七八百人。

  然而外来务工人员也“一肚子苦水”。在温州乐清一家电子仪表厂上班的江西农民朱仕屿说:“现在物价那么高,每个月去掉生活费,手机都不敢随便打。”

  老家在河南省息县张陶乡的曹磊已经在杭州打工3年,他告诉记者,大部分企业没有为他缴纳养老、医疗、工伤等保险。“其实不想走,但这样的条件,怎么可能长期留得下?”

  在沿海纺织、服装等一些劳动密集型行业,不少企业都表示,随着生产成本上升、人民币升值等影响,企业利润已十分微薄,再提高工资“有心无力”。

  在劳动力成本连续提高及招工难的冲击下,部分低端劳动密集型企业将被加速淘汰。部分企业家和专家认为,应对用工紧张加剧的局面企业转型升级是根本,而在此过程中,推进“人的城镇化”将是有力保障。

  济南万家盛世人力资源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万忠认为:“那些无力再提高工资的简单加工型企业将在经济转型大潮中逐步被淘汰。”

  杭州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研究员傅立群表示,政府部门除做好就业服务平台建设,方便劳资双方对接外,还应引导企业转型升级,向产业链高端发展,向效益、品牌要利润。对有产业发展前景、有转型欲望的劳动密集型企业应在税收、金融方面给予支持,以尽快淘汰落后设备实现“机器换人”。同时,可加强中西部对接,推动东部部分产业向中西部产业园转移。

  此外,还应以切实手段加快推进“人的城镇化”。如山东省将推动住房公积金政策向农民工覆盖。有专家认为,应通过优先将签有劳动合同、有长期稳定收入的农民工纳入城市住房保障范围等有效手段,提高农民工在城市生活的稳定度,从而推动就业稳定性。